安静的萌自己的萌的东西。
大概是个写东西的。
小英雄欢迎同好!热爱轰总!
安定的江厨♥
排球钻A运动番无药可救中🚬
欢迎勾搭✨
称呼随意,kisa/Akisa/温恍都可以。

[黄少天生日贺文]雨浪




 




 广州的八月,一直都是硕大的太阳和乌云雨水相互交织而成的。




 




 黄少天在八月日常,就是起床洗漱,早饭,到训练室开电脑,然后开始操纵着他的剑客冲冲冲。做完一组又一组的基础训练和对战训练,然后偶尔帮着帮会在网游里抢枪boss。午饭和晚饭和要好的伙伴一起解决,有时候晚上还偷溜出去开开小灶。也会和喻文州一人一根冰棒,然后坐在公共休息室里透着阳光讨论这样那样的训练方案。




 







 




 今天的黄少天也在八点十分闹钟响了第二声之后摁掉了它。打着哈欠把放在床头边柜子上的台历往后翻了一页,然后低着头清醒了几分钟走向了洗手间刷牙洗脸。




 




 “哟哟哟大家早啊,今天早上吃什么啊?”食堂的长桌边上已经在了不少训练营的少年们,走近他们看了一眼桌上的东西,黄少天哀嚎了一声“又是小笼包!!”




 




 喻文州好心的提醒了一句今天还有粥,对方已经往窗口那儿走了。从喻文州的角度看过去还能看见他因为不满意早餐种类有点撇着的嘴。




 




 过了几分钟,刚刚还不开心的人端着两碗粥一个鸡蛋回来了。脸上没一点刚刚不满的痕迹,“原来还有粥啊你们怎么都不和我说呢,害我差点一早心情就低沉了!”周围有人心里想着刚刚喻文州说这么大声你也不没听见。坐定在喻文州旁边,扒拉了两口粥进嘴里,一脸幸福。




 




 “少天,晚上晚饭之后有空嘛?”喻文州手里拿着还没咬的包子对着人问了句。“有啊有啊,我随时有空啊怎么了文州有什么事情找我?”“嗯对,说点事情。晚饭之后到休息室去吧,我在那里等你。”说完安稳的把包子七八口解决,“那我先走了少天。”黄少天一边埋头解决早饭,抬了一边手挥了挥嘴里发出了嗯嗯啊啊的回应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黄少天从食堂去训练室的路上望了望窗外,又在下雨。雨水啪嗒啪嗒的打在玻璃窗上,再加上风呼啦呼啦的吹,外面灰蒙蒙的天配上玻璃上一排排水痕上下翻飞得和涨潮一样,黄少天摸了摸被冷气吹的有些凉的皮肤,觉得自己身处在经典的香港警匪片。坏人和好人正冒着雨对峙,然后一群警察冲出来把反派摁倒在地上,最后大团圆HAPPY END。




 




  大概最近真的警匪片看多了,摇摇头加快了脚步往训练室走去。




 







 




  顺手开了训练营的灯,发现空无一人。喻文州原来也会迟到,黄少天还有点反应不过来。吹着冷空调,丝毫没有坐相的半躺在沙发上刷着微博,百般无聊。窗外一声响雷,吓得黄少天赶紧坐直了,感觉冷气温度有点低,刚想起来去调就听到门外一阵脚步声,然后就是休息室门被推开的声音夹杂着不规律的喘气声。




 




  “少天你已经来了啊?”那是喻文州,整个人靠在门上,一只手上拿着伞,虽然按照他现在浑身湿透头发甚至还在淌水的情况下来看,雨伞并没有起什么作用;另一只手上,则拎着一个正方形的纸盒子。




 




  “文州你干什么去了!外面下那么大雨你还往外跑生怕不生病对吧,你本来就容易感冒的体质还跑去作死,你看看过几天就队里排位赛了万一生病怎么办你这不是影响状态么你说你——”




 




   “少天,生日快乐。”




 




  是啊。黄少天,生日快乐。今早起来迷迷糊糊翻日历的时候才发现今天是8月10号 ,是自己的生日。因为排位赛的关系,所以本来打算自己晚上溜出去吃一顿就当过了。一天训练下来也没见个人对自己说生日快乐。




 




  喻文州也没说。黄少天觉得,既然训练营里几乎可以说是和自己关系最好的喻文州也没有说,那还是自己去吃一顿就算了吧。但是现在这个状况?




 




  黄少天又看了一眼那个方方正正的纸盒子,他似乎已经知道了里面是什么。




 




  “少天生日快乐。”喻文州又说了一次,然后把手里的纸盒小心的放到了桌子上。从柜子里找了条毛巾出来把头发给擦了下。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项链,坠子是一把剑。




 







 




  剑是黄少天最喜欢的兵器,当初喜欢剑客也是因为觉得剑客耍起剑来特别的帅气特别有股浪子的味道。项链拿到手里的时候,其实黄少天还想说我是男的戴什么项链。但是仔细看了一下却还是给挂到了脖子上。




 




  坠子是一把细细的剑,和他现在用的光剑有点像,古铜的颜色并不是很跳,但是衬着黄少天的肤色还是挺好看的。坠子不大,但是细节却很精巧,剑柄上的花纹,绕在剑身周围那一圈像剑气的条纹状物体。黄少觉得这真的是个很棒的礼物。




 




  “吃蛋糕吧,虽然感觉有点撞坏了。”喻文州看着上下观察的项链的人笑着说道,顺便打开了盒子,是个很漂亮的巧克力蛋糕,上面写着生日快乐,最下面还有俱乐部的署名。




 




  蓝雨。




 




  黄少天吹灭了15根蜡烛,许了两个愿望。然后把蛋糕切了一人一块,“文州你还记得我生日啊?我以为没人记得呢,我好像也没说过吧文州你上哪儿知道今天我生日啊?”




 




  “之前魏队长说的,我就记着了。”




 







 




  “我们去屋顶吧文州!”吃着蛋糕半天不出声的黄少天突然说了一句,“没关系屋顶靠门那里有篷不会被淋的!”然后抓着喻文州一路风风火火的上了屋顶。




 




  打开门就感觉自己的世界失了声。




 




  转过头,喻文州的嘴唇在上下动着,隐隐约约能听到他好像在说雨下的比刚刚更大了。




 




  黄少天一直在想,为什么蓝雨叫蓝雨呢。是因为每次联盟开赛的时候广州都在下雨嘛?每次都迎着雨出征,然后迎着太阳回来。




 




  看着被大雨笼罩的天空,对面的大楼上霓虹灯被雨水冲刷的也只能看到模糊的颜色,整个文字都糊成了一团。身边的玻璃窗上雨水一排一排的往下掉,像极了涨潮退潮时海岸线上的海浪。




 




  为什么蓝雨叫蓝雨呢。是因为迎着大雨出征,雨水像蓝色的大海中那些海浪一样嘛?




 




  “文州,谢谢你的礼物和蛋糕。还有谢谢你的生日快乐!”黄少天对着喻文州喊道。喻文州对着他回了一句明年继续。




 




  嗯好,明年继续。




 




 




 




 




                                                                完




 




 




 




后记:




  黄少生日快乐!!!今天是你15岁生日再过三年你就出道啦!现在在训练营感觉怎么样啊w




  话说写到最后其实突然觉得,自己对蓝雨的这个解释莫名的好有道理。最后其实还脑补了一个场景,是关于现在的蓝雨的,写在下面吧,容许我开个小小的脑洞。




 




 




  夏休已经过了一半,新的赛季数数也马上就要开始了。广州一如既往的迎来了8.9月的台风季,整个俱乐部里除了各种人声就是窗户外面雨点敲到窗户上噼噼啪啪的声音。




 




  黄少天站在走廊上,手里拿着刚刚去休息室找出来的袋装奶茶包。看着窗户上一排排雨水有节奏的冲刷下来,空调冷气吹在皮肤上有些发凉。




 




  快步走回训练室,推开门,和走廊上有些昏暗的场景完全不同。百叶窗是被拉起的,窗户外面是灰蒙蒙的一片,远处大楼的霓虹灯仍旧被模糊成了彩色的光圈。室内却是一片明亮。电脑前坐着的人,桌子旁边放着的咖啡,茶和牛奶。




 




偶尔响起的徐景熙一声有意思吗盯着奶打!过一会儿郑轩来一句亚历山大啊今天这组训练题目和我过不去啊,能听到李远和宋晓开玩笑的声音,还能听见卢瀚文对着屏幕一顿的报技能。更多时候是安静的,只能听见键盘被敲响的声音,然后混和着雨水的哗哗声。




 




训练结束的时候,黄少天端着杯子和喻文州走在最后面,卢瀚文追着徐景熙早就跑到了走廊的对面,李远宋晓他们拖着郑轩跟在后面脚步不紧不慢的走着,一边讨论今晚吃点什么。




 




然后黄少天听到喻文州问他说:“少天,今年生日怎么过?”




 




 




 




感谢能看到这里的小伙伴们!有一点小小的私设,然后关于广州的天气来源于度娘,如果有错或者出入欢迎指出下次我会改进的!




这个夏天也是属于蓝雨的夏天!!




                                                                                           Kisa





评论
热度(3)

© Kisa温恍♪ | Powered by LOFTER